预估游客人数: 明天 1800人    后天 2000人

简体中文
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
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
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
动态资讯
/
/
/
站在土司地牢门口——对土司田舜年刑法的另类解读
屏山风采

站在土司地牢门口——对土司田舜年刑法的另类解读

  • 分类:土司文化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20 16:07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走过春的千盘红坞,漫步屏山爵府遗址,总忍不住感叹一代又一代容美土司文治武功的骄人业绩,产生一个又一个关于民族、文化的传奇、遐想。感受到容美土司文化的辉煌、博大。在这里,所有由景物引发的思考,都比景物本身更耐人寻味,它们,像一道道玄妙的考题,可以作出几乎无穷尽的答案。

站在土司地牢门口——对土司田舜年刑法的另类解读

【概要描述】走过春的千盘红坞,漫步屏山爵府遗址,总忍不住感叹一代又一代容美土司文治武功的骄人业绩,产生一个又一个关于民族、文化的传奇、遐想。感受到容美土司文化的辉煌、博大。在这里,所有由景物引发的思考,都比景物本身更耐人寻味,它们,像一道道玄妙的考题,可以作出几乎无穷尽的答案。

  • 分类:土司文化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20 16:07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  走过春的千盘红坞,漫步屏山爵府遗址,总忍不住感叹一代又一代容美土司文治武功的骄人业绩,产生一个又一个关于民族、文化的传奇、遐想。感受到容美土司文化的辉煌、博大。在这里,所有由景物引发的思考,都比景物本身更耐人寻味,它们,像一道道玄妙的考题,可以作出几乎无穷尽的答案。

  跟随导游走下乱石纵横的小山包,踏着蜿蜒迂回的田间小路,来到一处没有任何建筑的土坎前,导游停住脚步,大家一脸茫然,“这是土司地牢”,她语出惊人,伸手指向面前一条土坎。好一会,我才发现这条土坎上有一排黑黢黢的洞口,洞口旁边有倾圮的岩石,原来这是当年的人工建筑。

  “地牢始建于明朝崇祯至天启年间,是容美第十六任土司田楚产在袭容美宣抚使期间,与屏山爵府同期兴建的监狱……”

  “啊,这就是地牢!”“这简直就是一排抽去棺椁的墓穴!”有人即席评论,有人发出惊叹。

  听着导游介绍,我不禁悚然。它,代表着屏山历史上无法回避的另一面,是土司历史无法跳过的一页。现在是该揭开这一页的时候了。犹如当年参观刘文彩地主庄园和西藏农奴制展览的感受一样,通过这一排并不起眼的地牢洞口,我看到了14世纪初至18世纪30年代容美奴隶制和封建领主制的本来面目。历经田楚产、田玄、田霈霖、田舜年、田旻如六代土司的地牢,而今已无法想见当年的情景,却仍然给人震撼,联想到祭台遗址、杀人台遗址,它们还会无言地暗示我们很多鲜为人知的往事。

  有人向当地人询问有关地牢的事,村民答说,20世纪60年代学大寨时,地牢石砌大门还完好存在,他们也都曾从这些门里钻进去过,不过里面潮湿、阴暗、有一种特殊的气味,谁也不敢在里面久留,也没有发现什么遗存。导游的介绍不仅来自当地老人提供的情况,而且还来自文史专家的考证结果,他们的推测更得要领:古人依山掘洞,石砌墙体,拱洞结构,廊式排列,上盖麻条石和大青石板,一般厚约七八寸(20厘米左右),表层为黄土、砾石,地牢大门极其隐蔽,位于一家农舍后檐沟坎下,多年前已被人为填塞,加上雨水侵蚀,看起来已不像是牢门了。据村民说,进大门后是一条地下走廊,大致就是当年士兵、舍把巡查的途径。走廊内侧是一排支洞(牢房),每洞宽约1米、深约3米,有门无窗,暗无天日,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。史载容美土司中期日渐强盛,加紧对外扩张,同邻近土司交恶,边界战事频繁。每战必有俘虏,不是敌方官兵,便是边界平民。凡掳掠来的男女人口,必先施以威逼或驯为奴隶,或强服兵役,除此以外,更多的“犯人”属于触犯土司刑律的土民和被视为有谋叛嫌疑的中下层土官,一旦关押,则刑讯逼供不止,最后结果不是被处死,就是因长期关押饱受折磨伤病而死,在这座阴森恐怖的地牢里,生命是不堪一击、微不足道的。一旦被关,走投无路,难见天日。

  经现场踏勘,估计原建地牢面积不少于100平方米,以人均1.5平方米计算,可同期关押100余人,保守估计以一年进出300人次计,90余年,也有近3万人次。至于这些人中间伤残多少?处死多少?有多少人幸存?实在难以估计。

  史载土司刑法严酷、野蛮、残忍,主要有斩刑、宫刑、断指、割耳、棍责、带镣数种。顾彩在《容美纪游》中对田舜年执政期间的刑狱情况有非常直接的了解和描述:

  其刑法,重者径斩,当斩者列五色旗于公座后,君先告天,反背以手掣之,掣得他色者皆可保救,惟黑色(旗)则无救;次宫刑,次断一指;次割耳。盖奸者宫,盗者斩,慢客及失期会者割耳,窃物者断指,皆亲决。余罪则发管事人棍责,亦有死杖下者。

  专家解释,“奸者”系指那些同爵府内文官武将内眷,如妻妾、小姐、女优、甚至女奴调情通奸的人。“盗者”非指小偷,而是指犯杀人、抢劫、谋反一类重罪的人。带镣一项,多施与战俘,以防逃逸。关于容美土司严刑峻法的效果,顾彩也有描述:“是以境内懔懔,无敢犯法,过客遗剑于道,拾者千里追还之。”看似称赞,而内心评价,无须费心猜测,有小注作证:

  在南府日,余悯其(指田舜年)每旦必割数人耳,力劝其除是刑。君不决,余夺其刀为裁纸用,自后稍止。

  顾彩对土司刑法的态度,一个“悯”字用得奇妙,从语气上就可以判断。身为田舜年的贵宾和朋友,对土司的日常公务不可能有全面的了解,当然更不知道堂堂容美宣慰使在主持军政大事之外,还要负责审理案件,甚至有兼当刽子手、“亲决”死刑犯的职责“癖好”!他初进容美,就在南府土司行署亲眼看见田舜年几乎每天都要割几个人的耳朵,才写下这件事。以后到了中府(现容美镇),上了屏山,发现这种场面竟是家常便饭。他对这种作法是持否定态度的,认为田舜年的行为不合常理,野蛮、无知到了可怜的程度,故而在自己的笔记中用了一个“悯”字。以后在决心离开容美时又一次记录自己的感触,忍不住写了一句心有余悸的话:“然余念此荒徼之地,非可久居!”虽指其地而未涉何人,意思却再明白不过。在我看来,这句话,是对他和孔尚任自己有关容美评价(古桃源)的一种颠覆,也表达了对奴隶制酷刑的一种愤怒。试想,他亲眼目睹一位到处设行署,建书楼,并且典藏丰富、插架充栋、常阅“人间未见书”的土司文人,一位天天陪他饮酒、赏月,吟诗、听曲的诗友,竟能当着客人的面,割人的耳朵,剁人的手指,甚至阉割人的睾丸、生殖器,亲手砍人的脑袋,在他随手乱掣“五色旗”的时刻,丝毫不担心这种选择方式很可能会冤杀自己的臣民,而且杀了人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将这些冤死的尸体推下万仞悬崖……换一个场合,换一副面孔,刚刚是天堂使者、人间情痴,转眼又成了地狱魔鬼、刑场杀手!想想异地作客的顾彩,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,听着犯人垂死的号泣,看着他们痛苦绝望的眼神,究竟有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?他一定会想,这就是天天同我一起听吴腔楚调、品《桃花扇》曲、写“山高水长”,与自己“端坐两峰间”隔峡吟诗的田舜年吗?他还会怀疑,想得更远:在土司中算是最有文化修养、尊孔崇儒的田舜年尚且如此,那些更少礼仪熏陶的土司爵爷又该是如何暴戾、肆无忌惮?倘若李白、杜甫再世,见过土司行踪,亲历这样骇人的场面,恐怕也免不了感慨人格的异化、痛斥奴隶制的野蛮罢!

  站在土司地牢遗址面前,我明白了,尽管田舜年“再四苦留”而顾彩“决计辞行”的重要原因之一,也许正是他在《容美纪游·惜别》中所言明的,“盖君性严厉,果于刑杀”!他也相信自己对田舜年的劝诫会产生一定的效果,比如田舜年在他的影响下“刑政皆辍,委之旗鼓、劓耳者绝少”,这是他进容美以来难得一见的祥和局面。但他慢慢从田舜年这位优秀而内心世界复杂的土司身上,看到了容美土司奴隶制衰亡的先兆和必然,他没有被容美土司表面的强盛所蒙蔽,也明白,友谊和诗歌都不能引领田舜年走出制度的桎梏。因为他清楚,在大清的强势面前,庞大的明王朝尚且不能自救,何况是僻处武陵深处的容美土司!在容美五个多月的游历之后,新奇、神秘的感觉已被沉重的思考和孤独取代,他强烈感觉到,在容美的地盘上,不仅有许多渺无人烟之处,还有社会与法制的“荒徼”。这是横亘在他同土司心灵之间一道观念的鸿沟,而这道鸿沟绝对是诗歌、文章、戏剧、音乐的共同爱好所不能弥合的!因此,他毅然决然与田舜年挥泪而别,这泪水,既为惜别而流,也为土司无法逃避的命运而流。他为此感到忧虑和惋惜,在这个僻处武陵的“古桃源地”,能够“恒演《桃化扇》”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?他走了,怀着惆怅,带着失望,再也没有来过。

  两年后,田舜年陷入诉讼,不明不白地客死武昌。

  又二十七年后,承袭父职的田旻如内外交困,被自己的部下软禁,差点也被关进这座地牢。悲愤之中,自缢万全洞。“改土归流”势不可挡,宣告了土司制度的覆亡,当年的地牢坍塌,被土人垦为农田,换来三百年丰饶翠绿。

  重温容美发展史,再读田舜年“风月狂挑吟担,江山养就豪骨,但愿得三万六千块,容光节钺。”节钺是什么呢?是权力的象征。只有从这首诗中我们这才能理解,尽管田舜年才华横溢,熟习了诗酒风月,但他决不会满足于此,在他骨子里,最高、最终的追求,还是权力,是容美江山永固的理想。因此,他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劝告,主动放弃对权力的追求,哪怕是顾彩!而为了巩固和扩张容美的权力,他选择了“严刑峻法”,并列入自己的“治司十策”。他有充分理由使“五刑”合法,奉“亲决”为职责,让地牢与爵府共存,而不受情感支配,不因朋友的离去而反思、而悔改!须知绵延四百余年的容美江山,可以主宰土民生死的土司权力,就是靠了军队、刑法和牢狱的支撑,才得以维持的。至于历史功过,任由他人去评说。这“五色旗”下的人间炼狱,便有了继续存在的理由。

  我遗憾,再也不能进入这个荒废的地下牢狱,去体验几百年前奴隶们失去自由的滋味。

  我庆幸,它终于坍塌,因为它是奴隶制的伴生物,是一座与容美“古桃源”极不相称的人工建筑。

  2006年5月

  注:本文摘自龚光美的《鹤峰纪事——征编与研究》的第一辑《民族史话》。

  责任编辑:邹琼慧

关键词:

湖北省恩施州鹤峰县容美镇屏山村

友情链接: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文化和旅游局恩施电视台鹤峰网 

Copyright © 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  鄂ICP备19009898号-1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武汉

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