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估游客人数: 明天 1800人    后天 2000人

简体中文
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
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
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
动态资讯
/
/
/
红四军在鹤峰苏区的战斗历程
屏山风采

红四军在鹤峰苏区的战斗历程

  • 分类:红色文化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20 16:14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鹤峰苏区地处武陵山脉东段,这里重峦叠嶂,河谷纵横,山高路险。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是湘鄂西红军主力红四军诞生成长的红色摇篮,和湘鄂西武装斗争的战略后方,贺龙同志在这里亲手创建了湘鄂西第一个红色政权——鹤峰县苏维埃政府。从1929年到1933年,一直是湘鄂边苏区的政治、军事中心,是湘鄂边苏区军民反“围剿”的主要战场。它的创建为我党开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红四军在鹤峰苏区的战斗历程

【概要描述】鹤峰苏区地处武陵山脉东段,这里重峦叠嶂,河谷纵横,山高路险。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是湘鄂西红军主力红四军诞生成长的红色摇篮,和湘鄂西武装斗争的战略后方,贺龙同志在这里亲手创建了湘鄂西第一个红色政权——鹤峰县苏维埃政府。从1929年到1933年,一直是湘鄂边苏区的政治、军事中心,是湘鄂边苏区军民反“围剿”的主要战场。它的创建为我党开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• 分类:红色文化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20 16:14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  红四军在鹤峰苏区的战斗历程①

  鹤峰苏区地处武陵山脉东段,这里重峦叠嶂,河谷纵横,山高路险。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是湘鄂西红军主力红四军诞生成长的红色摇篮,和湘鄂西武装斗争的战略后方,贺龙同志在这里亲手创建了湘鄂西第一个红色政权——鹤峰县苏维埃政府。从1929年到1933年,一直是湘鄂边苏区的政治、军事中心,是湘鄂边苏区军民反“围剿”的主要战场。它的创建为我党开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召旧部艰苦建军

  南昌起义后,贺龙、周逸群等同志受党中央派遣,冲破国民党军队的封锁,回湘西发动武装起义,在洪家关收集亲族旧部建立了工农革命军,攻下桑植县城,但不久,由于当时湘西敌我力量悬殊,初建的工农革命军队成分复杂,战斗力不强,在国民党贵州军阀43军的进攻下被打散。被迫向桑(植)鹤(峰)边转移。途中贺龙与周逸群一度失去联系,贺龙仅带7个人退到鹤峰红土坪,收集失散部队,开始了艰苦的游击战争。贺龙同志这时一面派人同鹤峰县的党组织联系,一面亲自活动,他化名“车胡子”带这7个同志在鹤峰走马坪、梅坪、阳河、桑植罗峪和慈利官地坪一带走村串寨,寻访旧部、亲友,发动贫苦农民参加工农革命军,筹集枪弹、经费。1928年3月,鹤峰县党组织负责人徐锡如、范松之到红土坪向贺龙同志汇报情况,贺龙同志指示他们加强政治宣传,尽快做好“神兵”的政治工作,争取他们参加到无产阶级革命阵营中来,同时派李良耀到鹤峰协助工作。就在这期间,田少梦、谷志龙、贺炳南和在桑植被打散的王香权、刘玉阶、李少白等旧部都来到红土坪一带,使工农革命军迅速发展到七百多人。1928年5月,工农革命军出击洪家关战斗失利,三百多人,再退到鹤峰之七郎坪休整,隐蔽。至7月,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,贺龙任军长,黄鳘任参谋长,陈协平任秘书长。军部决定:一、改造旧部队,加紧对下级干部和士兵的政治军事训练,吸收士兵进步分子入党;二、进行土地革命和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宣传;三、准备东进石门,扩大游击战争。这次整军发展士兵党员40人,部队扩大到1500人。

  1928年8月5日,工农革命军从七郎坪和罗峪出发东进石门,计划向松滋、澧县发展,然而9月23日回师渫阳遭敌袭击,参谋长黄鳌牺牲。10月21日丝毛岭一战,贺锦斋阵亡,工农革命严重受挫,第三次退鹤峰境内,到梅坪堰垭时只剩下一百余人。工农革命军几次失败,意志不坚定者相继离去,。少数坏人又企图拖枪投敌。为了纯洁队伍,扭转不利局面,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于11月底在堰垭整军。湘鄂西前委果断地处理了滕树云、朱炳章阴谋投敌事件,严厉打击了与拖枪事件有联系的土豪。同时在军内建立了一个党支部,由陈协平负责党务,王炳南负责军事。在贺民英游击队的支援下,工农革命军得到了布匹和棉花。贺民英还为革命军找了十几个裁缝赶做棉衣,协助工农革命军疏散和安一批伤病员和家属。整军后,全军只有9l人,72支枪。

  在此前后,湘西军阀陈渠珍姜文周团分路由湖南百竹坪、三合街向红土坪进攻。

  由于敌强我弱,工农革命军化整为零,分散游击。贺龙、陈协平等四十余人枪二十余支转战于红土坪、七郎坪、堰垭、桑木坪、红鱼坪一带大山中,工农革命军与敌周旋,一月之内,驻地换了二十多处,常常吃不好饭,睡不好觉,生活极其艰苦。危难之际,工农革命军得到了鹤峰人民群众的支持。许多人为工农革命军筹集粮食、侦察敌情,掩护伤病员。贺龙同志和战士们同甘共苦,在紧张的战斗间隙,深入农民家中发动青年参加革命军,他还曾同当地群众一起赶山打猎,所获猎物,用来给战士改善生活,由于工农革命军改变以前硬打硬拼的战术,充分利用湘鄂边大山的掩护,致使敌军的“进剿“一无所获,敌姜文周在给其上司的报告中说贺龙“防范周密,日久数迁,据险固守;诚不易攻。”恼恨之际,在红土坪烧掉了一所贺龙驻地的房子后撤走。

  收“神兵”建立鹤蜂县苏维埃

  由于湖南方面敌人力量强大,前委决定选择敌人力量比较薄弱的鄂西南各县游击,以开创武装割据的局面。1928年12月14日,工农革命军从梅坪出发,经宣思、咸丰、利川、恩施,攻建始县城、处决建始县长后抵达鹤蜂东北部的邬阳关斑竹园,经在“神兵”中工作的中共党员覃苏介绍,贺龙会见了“神兵”首领陈连振、陈宗瑜父子,同他们进行推心置腹的谈话。贺龙同志向他们宣传我党关于推翻国民党蒋汪政府,实行土地革命的主张,启发“神兵”弟兄把斗争矛头直接对准反动统治阶级,参加红军,创建苏维埃。早已开始接受我党影响的陈家父子毅然接受收编。1929年l月3日,邬阳关“神兵”二百余人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特科大队,陈宗瑜任大队长,覃苏任副大队长。收编大会上,贺龙同志亲自给陈宗瑜授旗并作了鼓舞人心的讲话,他号召工农革命军全体将士发扬革命精神,打进鹤峰城;建立苏维埃。1月7日,工农革命军四百多人从邬阳关出发,在观音坡击溃县常练队,8日直抵鹤峰城下。陈宗瑜率特科大队强攻威风台,打开城门,工农革命军攻占县城,接着在太平镇杀了敌县长唐庭耀,开始以鹤峰为中心创建根据地。2月,县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。委员为吴天锡、江景云、徐锡如、汪毅夫、陈宗瑜、范松之、吴秉奎等。当天召开庆祝大会,宣布了苏维埃政纲,参加会的贫苦民众约六百多人。革命空气异常高涨”鹤峰县苏维埃政府的建立,实现了湘鄂西武装割据的局面,预示着湘鄂西苏区土地革命高潮的到来。

  扩军整编红四军诞生

  1929年2月初,工农革命军离开鹤峰县城重返桑鹤边,在梅坪杜家村由卢冬生传达了党的“六大”精神和中央关于建设根据地和分配土地的指示,并进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整编,根据中央的指示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,贺龙任军长,恽代英任党代表(未到职)。原第二特科大队改编为红四军第四团,陈宗瑜任团长。红四军在杜家村扩大了红军中的党组织,积极从士兵中发展党员,红军中有了党代表,建立了政治部。鹤峰各族人民在苏维埃政府和党的领导下,踊跃参加红军,苏区出现了父送子、妻送夫、姐送弟参军的动人情景,数百名年轻妇女也当上了女红军战士。红四军短期内扩军近千人。2月中旬红四军再进鹤峰城,从此把鹤峰作为可靠的战略后方。

  伏击战反围剿首战获胜

  红四军的发展使湘鄂西的反动统治阶级十分惊恐,急欲把红四军和新生的红色政权扼杀于摇篮之中。1929年3月。以湘鄂西民团总指挥王文轩为首的鹤蜂、五峰、桑植、恩施、建始、巴东、石门七县团防四千多人发动了对红四军的“围剿”。红四军在县城的主力只一千人,枪八百支,但在贺龙亲自指挥下,先打接近之敌,然后击破其余各路敌军。“二月八日……下午四时,战斗打响,旋即获胜,并将敌魁王文轩击毙”。当夜云卿同志等又率队夜击正面之敌,因王文轩已死,敌全部退却。红四军击溃民团主力后兵分两路,一路乘胜追敌三十余里至南渡江,把敌军打得七零八落。一路挥师北进,逼敌陆明清部退往鹤峰北部,这样全面粉碎了敌军分进合击的阴谋。“围剿”宣告彻底破产。6月14日,红四军攻占桑植,建立了桑植县苏维埃,经过南岔、赤溪两次大捷使湘鄂边武装割据地区迅速扩大,红四军发展到3000多人。l929年10月,红四军在桑植章耳坪遇挫;贺桂如、陈宗瑜两名团长牺牲,又撤回鹤峰,在麻水红岩坪作短期休整。11月在邬阳关扩军组建了红四军的第五路军指挥部,指挥陈连振,党代表刘植吾,下辖四个团共1500余人。至此,红四军的主力已扩大到5000人。

  歼土顽红四军二次东进

  1930年初,红四军受命东下与活动在江汉平原的红六军会师,配合一、三军团攻打中心城市。第一次东进在五峰渔洋关受阻,攻占五峰县城,消灭采花团防后,撤回鹤峰。3月,从五里坪出发第二次东进。离鹤峰五里坪三十多里的五鹤边境,盘踞着一支反动团防武装孙俊峰部。这支从民国初年即开始建立的武装,有团兵数千人,实力雄厚,附近区乡农民被胁迫每年到山上轮流守卡,致使大片田地荒芜,饥饿、瘟疫、水灾、兵祸像毒蛇一样缠绕在人民身上,过往商人旅客,常被孙团无端扣留。轻则勒索、抢劫,重则行凶杀害。特别是红四军建立后,孙俊峰更是加紧与国民党反动派勾结,在驻地周围堵卡放哨、配合国民党军队进攻红四军,阻止红四军东进。国民党五峰县长曾在给蒋介石的报告中吹嘘孙俊峰说,“贺贼未敢真犯长江者,有此后顾之忧耳!”为了巩固扩大苏区,红四军决定消灭这支反动武装。1930年4月25日,红四军先以三路合围,再以声东击西的战术攻破孙部西南福天寺寨栅,然后放火烧毁孙部主要巢穴麻坑的寨门,迫使孙俊蜂仓皇撤退,在五峰红溪坪马涟湾被我军击毙。孙俊峰覆灭,五峰县苏维埃在湾潭鹿儿庄建立。红四军扫除了拦路虎,顺利东进,到公安与红六军会师,组成了红二军团。同年,建立了长阳、石门县苏维埃政权。这样,湘鄂边根据地以鹤峰为中心,把长阳、五峰、桑植、石门等县部分地区连成了一片。

  坚持割据苏区大发展

  1930年是湘鄂边苏区最兴盛的时期,也是鹤蜂县土地革命胜利进行的一年。全县11个区全部成立了区苏维埃,103个乡成立了97个乡苏维埃。党组织增建了两个区委,6个区支部,25个乡建立了党的基层组织,有党员五百多人。共青团发展亦很快,1931年已成立共青团县委,8个区委、团员290人。妇女会、工会、农协会均如雨后春笋发展起来。苏区为了支援红四军,巩固胜利成果,组成完备的地方武装编制,分别在县东北、西北、西南设立了三个边防区,每个边防区配备武装一百到三百人不等,日常的轮流堵卡巩固后方。同时,为战争服务的后勤机关也建立起来。鹤峰境内先后建立了小型红军枪炮修造局9所,战时后方医院11所,被服厂5所。

  1930年12月,红二军团在松滋县杨林市失利,经刘家场退回鹤峰,12月29日,在中心县委、鹤峰独立团鹤峰县游击大队和贺民英游击队配合下,在走马坪武力收编川军甘占元等部3000余人,使受挫的红二军团得到很大补充,扩至一万多人。1931年初,红二军团又向石门出击,不胜,再退鹤峰走马坪,休整后连克五峰、长阳,资丘,到枝柘坪改编为红三军,渡江北上到达荆(门)当(阳),远(安)地区。而湘鄂边独立团和贺民英游击支队在中共湘鄂边特委(设鹤峰五里坪)的指挥下,以鹤蜂和桑鹤边界为依托,与十倍于我之敌坚持游击,使鹤峰苏区得到巩固。l932年6月,独立团转向江陵,贺民英游击队克服重重困难,一直坚持到红三军重新打回鹤峰。

  恢复苏区军民血洒湘鄂边

  1932年10月,红三军退出洪湖,经豫南、陕南、川东,在巴东渡长江,于12月30日收复鹤峰县城,与贺民英游击支队会合,重建县苏维埃。中央分局在走马坪开会,再次作出了“以鹤蜂为中心发展周围苏区的决定。”卢冬生所率兴山独立师也在走马坪与红三军会合。红三军编为七、九两师,独立师编为教导团,军部设在鹤峰麻水红岩坪。由于鹤峰久已被敌人视为贺龙和红军的“老巢”,因而他们估计到红三军离开洪湖,必返鹤峰。所以红军刚到,徐源泉指挥的敌军就蜂拥而至,红三军在长途转战之后未得到休整便投入了反“围剿”,一直持续到红三军撤离湘鄂边以后。在历次残酷的反“围剿”斗争中,苏区人民和红军血肉相连、并肩作战,付出了前所未有的代价,涌现出成千上万英勇作战、前仆后继的英雄人物。一区云南庄谭良玉老人先后把五个儿子送进红军、游击队,这五兄弟分别担任过红四团营长、连长、游击大队长,其中最小的儿子从1929年到1932年间一直担任贺龙同志的警卫,五兄弟被群众称为“五虎”,他们先后牺牲,死时年纪最大的38岁,最小的仅18岁!像这样兄弟、姊妹、父子、夫妻一同参加革命又一起为革命牺牲的例子不胜枚举。第三次反“围剿”大围鼓锣山战斗中,独立团三营十二连32名指战员为掩护主力撤退被敌人包围,弹尽援绝,携枪跳崖,全部牺牲。湘鄂边军医院驻地平山被川军占领,敌军一次杀我游击队员和群众几十人,纵火烧毁群众房屋和医院房屋78栋,整个屏山烈焰腾空,男女老幼,无家可归,但他们并没有被吓倒,而是怀着对敌人的深仇大恨帮助红军医院转移伤病员。苏区人民面对敌人的烈火、屠刀,无所畏惧,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共产主义信仰,保持了革命者的高贵气节。19岁的五里区苏维埃妇女主席欧冬英被捕押上刑场,敌区长还企图诱骗她背叛革命,对她说:“只要你说一声再不当共产党,我就担保不杀你。”欧回答说:“这回不杀我,我还是去当共产党!”最后英勇就义。16岁的县儿童团总团长李庆成被群众称为“小贺龙”,被捕后由敌团长赵鹤亲自审问,你只要说出谁是党员,谁是团员,就马上放了你,不说就杀了你!李庆成回答:“党员是我,团员也是我。再没有别人了!”赴刑场路上,他沿路高呼“苏维埃万岁!共产党万岁!红军万岁!”鹤峰独立团直属宣传队女队员王冬娥,年仅16岁,在第三次反“围剿”战斗中被罗效之部俘虏,敌人将她押往湖南石门,强迫她与一敌军官结婚。但她身陷敌营而不为敌人压服,不仅拒绝同敌军官“结婚”,还欲伺机逃出魔爪,被敌人发现,从容就义。1933年5月6日,太平洞长湾贺英游击支队驻地遭敌袭击,湘鄂边苏区创建者之一贺民英为掩护战友壮烈牺牲。同时遇难的还有贺龙的二姐及游击队员多人。

  1934年初,红三军进军四川、贵州、开辟湘鄂川黔边新苏区,国民党反动派对鹤峰苏区进行了疯狂报复,大批苏区干部、党团员、红军伤病员甚至红三军家属被残杀,鹤峰作为“红匪窝子”受到反复“清剿”。全县上万人倾家荡产,被迫逃亡。

  自1928年至1934年,鹤峰苏区军民为红四军,为实现湘鄂西武装割据所付出的血的代价,在我党我军的历史上写下了壮丽的一页。

  1987年6月

  ①见湘西档案资料:姜文周1928年11月15日报告。

  ①“红二军团”编辑组:《湘鄂西工农红军和根据地武装斗争大事记》,1987年3月。另见王健

  英《中国工农红军发展史简编》。

  ②《湘鄂西前委给中央的报告》,1928年12月7日。

  ③《湘鄂西前委给中央的报告》,1929年3月8日。

  ④《回忆红二方面军》,贺龙1961、1962年谈话记录。

  ⑤张德:《湘鄂西红四军编制变化情况》,1982年。

  ①中共中央:《关于湘鄂西苏区发展的几个问题》,1929年3月17日。

  ②③贺龙:《回忆红二方面军》,1961年、1962年谈话记录。

  [注]

  ①贺龙:《回忆红二方面军》,1961年、1962年谈话记录。

  ②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院研究所近代史组:《长征前的贺龙同志》,湖南人民出版社1978年

  版第40页。

  ③《湘鄂西中央分局给中央的报告》,1934年9月15日。

  见

  ①《共青团湘鄂边特委给湘鄂西省委的报告》,1931年8月15日。

  坏

  ①《湘鄂西前敌委员会给中央的报告》,1929年3月8日。

  ①中共中央:《关于湘鄂西苏区发展的几个问题》,1929年3月17日。

  ②廖汉生:《红色的神兵》,《星火燎原》1958年版,第一卷,第626页。

  ①马克思:《路易·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》,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第一卷,第603页。

  ①本文与祝光强同志合作撰写。载《湖北党史通讯》1987年第3期。

  责任编辑:肖雪

关键词:

湖北省恩施州鹤峰县容美镇屏山村

友情链接: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文化和旅游局恩施电视台鹤峰网 

Copyright © 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  鄂ICP备19009898号-1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武汉

鹤峰县宝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